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?>?情感咨询

第一千一百八十七回 剑拔弩张沧狼行最新章节

本站2019-07-06135人围观
简介 随着徐林宗的话音刚落,五十六名武当弟子齐齐地列阵而出,七人一组,以北斗七星的方位持剑而立,正好又组成了一个大的八卦太极的图案,把屈彩凤和李沧行二人围在了中央,这七人剑阵,正是张三丰真人在创立武

第一千一百八十七回 剑拔弩张沧狼行最新章节

随着徐林宗的话音刚落,五十六名武当弟子齐齐地列阵而出,七人一组,以北斗七星的方位持剑而立,正好又组成了一个大的八卦太极的图案,把屈彩凤和李沧行二人围在了中央,这七人剑阵,正是张三丰真人在创立武当派时,根据七大亲传弟子们的自身特点,以前代全真教的天罡北斗七星阵为基础,混合了武当山所在七座山峰的位置方位,加以改进而成的一套厉害阵式,其中暗合天上北斗七星的变化,又能生出多种攻防间互相掩护配合的阵法,多年来与少林派的罗汉大阵齐名,都是正道门派有名的阵法,想不到今天却拿来对付起了李沧行这个昔日的大师兄。 李沧行的心中一阵阵地感慨,他做梦也没有想到,会有一天居然能和武当弟子兵刃相向,就在一个多月前,他人在武当时,虽然能感受到武当上下对自己的那种隐隐约约的敌意,却也仍然不相信会走到这一步,但是残酷的事实让他扔掉了最后一丝侥幸,他开始有些明白为什么刚才沐兰湘急着要自己走了。 正思量间,沐兰湘突然站了出来,沉声道:“武当弟子,全部先退下,如何对付李会长和屈寨主,现在尚无定论,匆忙下手,我认为并不妥当。

”辛培华正是带着这五十六名剑手的为首之人,也是正对着李沧行,他的眉头微微一皱,转向沐兰湘说道:“师姐,李沧行虽然跟我们武当的关系特殊,但他包庇妖女,大逆罪人屈彩凤,却也是不争的事实,他是不可能舍弃这个妖女,重回正道的,我们武当这回受了多大的压力你不是不知道,这次要是放过了他们两个,只怕我们难以向一直支持我们的徐阁老他们交待!”屈彩凤冷笑道:“我说怎么徐林宗一出来就能对武当发号施令呢。

看来还是有个好爹啊。 我还真没看错武当,不论是姓徐的,还是你们这些武当弟子,一个个都是道貌岸然。 满嘴谎言之徒,骨子里还是逐利小人,你们所说的正道,不过是徐阶能给出的白花花的银子罢了,好不要脸!”木松道人沉声道:“妖女。

死到临头,还在这里嘴硬!辛师叔,我们千万不能放过她,你就下令吧!”沐兰湘的额头开始沁出细密的汗珠子,现在的她,虽然名为掌门,但已经根本无法约束武当弟子了,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,真正号令武当的,正是站在她后面的徐林宗。

而不是沐兰湘。

李沧行的嘴角勾了勾,脸上的神色仍然平静如常,淡淡地说道:“徐师弟,想不到你我在长沙大报国寺一别,竟然这么快就见面了,我还以为你在我这里露了相之后,会躲上一段时间的,想不到你居然选择了先下手为强!好,很好,果然是徐师弟。 处处能快我一步。

”徐林宗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,冷冷地回道:“李沧行,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在下这一个多月来都在武当。

并没有去什么长沙,你只怕又是看错人了吧,或者是你根本就是在这里胡编乱造,以图脱困呢。 ”李沧行摇了摇头:“容可以易,可是武功却绝对不可能变得一模一样,在大报国寺里潜伏多时。

最后在李沉香和屈彩凤双双无法行动时出手突袭李沉香的,正是用两仪剑法和太极剑法的你,这可不是因为我最后打落了你脸上的黑布,露出你的庐山真面目后才这么说的。

怎么,徐师弟,敢做不敢认吗?”徐林宗冷笑道:“李沧行,你在这里血口喷人,却拿不出一点实物证据出来,我说过,最近一个多月时间,我一直在武当,没去过长沙,再说了,就算你要指认我,也得在当场把我拿下,现在你已经是困兽犹斗,却在这里大言不惭,谁会信你的话呢?”沐兰湘咬了咬牙,突然大声道:“我信我师兄,他从来不会说谎骗我,也绝对不会在这样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欺骗天下英雄,徐师兄,你在武当出现的时候,是八月初六,也是李师兄在长沙失踪后的第三天,至少我沐兰湘并不能证明你当时人在武当!”徐林宗的两道剑眉微微一挑,语气中隐隐地带了一丝威胁:“沐师妹,你现在是武当的代掌门,天下英雄都看着你的一举一动,就算你跟李沧行有难以割舍的关系,但现在也要以大局为重,这回是皇上亲自下令,要捉拿逍遥法外多年的巫山派反贼屈彩凤,李沧行一再地庇护此女,甚至不惜以官军的身份跟这些反贼勾结在一起,那是他自己的选择,不是我们武当对他不义!”沐兰湘朗声道:“徐师兄,这是两回事,朝廷要我们做什么,跟你是不是当天就在武当,并无直接关系,李师兄说你在长沙与他交手,从时间上来说,你无法证明自己。

”辛培华冷冷地说道:“沐师姐,我可以证明徐师兄一直就在武当附近,实际上在黑袍还没有暴露的时候,徐师兄就已经找到我了,因为我们当年的武当师兄弟们,李沧行离帮,你又一心向着姓李的,所以只有我,才是他值得依赖的人,从头到尾,他一直在暗中相助我们,就算黑袍没有暴露,他也不会让黑袍就这样控制和吞并我们武当派的!”沐兰湘吃惊地睁大了眼睛,看向了徐林宗:“什么?徐师兄你早就到武当了?可是这些年,你为什么一直不出现?”沐兰湘想要问的问题,也是在场几乎所有的人,尤其是屈彩凤想问的,尽管屈彩凤已经对这个曾经的初恋情郎因爱生恨,现在更是认定了他就是宗主,再不可能有回头的可能,但仍然很想知道这几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以至于此!徐林宗叹了口气:“我曾经立过誓,不能把这些年的经历向外说出,师妹,这点我在武当的时候就说得很清楚了,请你理解我的苦衷。 现在的徐林宗,只是一个想要助武当渡过难关,重振雄风的弟子,而你才是要掌控整个武当的人。 ”。